景时三刻

甜党,爱吃糖也只会产糖(☆▽☆)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8

最近以及未来都有些忙,让还坚持催更守候的小天使们久等了,算算时候,天逸也该醒了,各种悬念原因也差不多要出来了(文里真的有这东西吗……),皇叔也快出现了……

我居然更新了,连自己都不相信

第八章

  人声寂静,双骰盅,百瞩目。

  “公子可还要加?”庄家笑,眼里似也含笑,细看却藏了把匕首,扎透潜进心底的钱串子。

  “不加了吧。”羽还真犹犹豫豫,低头瞄了眼骰盅下的骰子,一二三这么可怜兮兮的点数,难赢。他摸着瘪瘪的钱包,“而且我钱也不够了。”

  庄家要点头,却突然有伙计凑上,低低在他耳边说话,他一笑,又道...

11 47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7

第七章

  羽还真本正庆幸躲过了那射来的暗器,却突听身下有人低低唤他,低头一看,却见天一面色惨白,凄凄看着他,突侧头自口中吐了口血,溅在赤裸肩上,如点点红梅落于雪上,凄惨的厉害。

  羽还真大骇,他颤颤连声道:“你这是怎了,别吓我!”

  耳边传来彭老悠悠讥讽声:“光天化日,好一对奸淫无耻野兔子,我现在便送你们一同下去,莫谢我。”

  羽还真骇然,挡在天一前面,却是双股战战,连站都站不起来。却听天一朝那彭老道:“我们今日死在你手,只希望能让我与他说会话,也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彭老见他面...

17 41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6

第六章

明明是很纯洁的一章……结果被说有敏感词……罢了,还是上简书吧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6658b0fb070c


话说这俩人真是有点多灾多难…我明明是亲妈的…突然好想弃了原来的大纲写一篇龙傲天式的打脸爽文(摸下巴)

6 36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5

第五章

  此时两山之间最为狭窄的地方已过了,堪堪能并肩两人,天一便依着羽还真的左肩,亲密的环着其腰,而羽还真的手则顺势环着他的后背,一副鹣鲽情深的模样。

  齐邡只道这是圣使的男宠在朝他谄媚卖乖,却不知他二人之间另有关窍。天一并非如其表面那样轻轻柔柔,而是已将全身重量压在了羽还真的身上,他虽内力无损,却早已精神恍惚,若不是强靠着意志支撑,恐怕早就闭目倒地了。

  想睡却强撑着的感觉极为痛苦,甚至有种要窒息的错觉,他靠在羽还真怀中,难受又委屈地蹭着羽还真的脖颈,没想到受了些少年身上的温度,竟觉好了些,凑到羽还真耳边,用传音入密之...

5 52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4

第四章


  羽还真翻身,不去管天一要扶他的手掌,紧着爬了几步,去探那淫贼的鼻息。确定他已是一具尸体后,起身踉跄后退,冲着天一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。

  天一歪着头看他一番动作,又见羽还真一脸恐慌的看着他,奇怪道: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羽还真踟蹰良久后才喃喃道:“你为何总要杀人,不杀人便不行吗?”

  “这人看着这么恶心,难道不该死吗?”天一惊奇。

  “那你也可以把他生擒,交给官府处理……”羽还真突然住嘴了,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话天一并不能理解,实际上,他也无法理解天一的想法,他们根本不是...

13 61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3

第三章

  羽还真一到镇子里便去了那里最好的医馆,给自己身上的鞭伤上了药,又让大夫给天一看看。

  但是并没有查出是什么原因而昏迷,有些见识的大夫也只道江湖有种功法名唤龟息隐遁术,与这情形有些相似,进入这种状态的人便好似冬眠的动物,因心跳极慢,甚至可以不吃不喝两个月。或许羽还真该找些江湖人来给天一看看。

  羽还真听他说的和白庭君一模一样,自然也是相信,只是他现在怕极了这些蛮横的江湖中人,故而对于这个提议也就未置可否,抱着天一便住进了镇子里最大的一家客栈。

  他所做的一些精巧小玩意虽无大用,却颇得大户人家...

13 53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2

第二章

  羽还真骨碌碌地滚下了暗道,他不知道底下是多少高度,又是猝不及防,于是只敢闭着眼啊啊的大叫,暗道中一路都响彻他这凄厉的叫声。

  等终于落了底,他恰好是胸口向下,这么一砸,直砸得他胸口一闷,险些昏厥过去,却又觉胸口下像是硌了块石子,这冲势加上石子的尖锐,就像是要把心脏给刺穿了。

  或者已经穿了,流血了。羽还真忙晃悠悠地坐起身,颤巍巍地将手伸进衣襟,摸着热辣辣的胸口,却是毫无痕迹,好像那石子啊,刺穿了啊都是他的臆想。

  羽还真松了口气,一抬头,就见蓝衣人正躺在地上,静静地看着头顶,怀中还抱着那只...

12 75

【真逸】一物降一物 01

这篇是真逸文,小伙伴们看仔细了,小心踩雷……我一直很奇怪,女王傲娇妖孽受和忠犬单纯傻甜攻的组合辣么萌,怎么没多少粮食……产粮,干什么都不如产粮。

此文为架空武侠文(所以会有很多嗯…画风清奇的名称吧),设定风天逸魔教教主,羽还真正道少侠,家暴有,失忆有,情节狗血,逻辑有洞,羽皇陛下有点三观不正(但底线还是在的),预计长篇慢热,更新速度是你想象不到的慢(捂脸)。


第一章 

  凤鸣山坐落于栖凤村以南,山与村本都不叫这个名字,只是山下镇中曾有樵夫上山,听到云深之处传来阵阵仙音,似风啸过耳,又似凤唳锵锵,便说那山上是有神仙的仙山,传到镇子,传的人多了,名字就变成...

【君逸】与子偕臧 番外

番外——多年以后 给个结局 也算圆满

我不知道该不该加上慎看呢,但这就是我认为的君逸有可能的两大结局之一。

还有祝大家新春快乐,万事如意,鸡年大吉~!


  夜晚悄然无声,唯有巡逻之人带起的火把密密绵绵,长靴踩在雪上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。天气潮湿而寒冷,夜露凝集在盔甲上,手贴上去,冷得彻骨。风天逸像是做了梦,猛然惊醒,盯着头顶的帷帐,愣愣出神。

  “主上,该换药了。”雨瞳木捧着药,小心翼翼地进了军帐,风天逸听到他的轻唤,费力起身,沉默不语。

  雨瞳木替风天逸解了衣服卸了纱布,便见那具玉白的身上,胸口有...

【君逸】与子偕臧 第八章(完结)

第八章 

  第二日一大早,白风二人上集市补充了一下物资,便动身前往那情人谷方向。

  驾马行了半日,见所行小路断了,下面是万丈悬崖,崖底应当便是情人谷所在,只是要进入谷内,需通过这悬崖到对面山上。二人左右寻找,果然见有一条铁铸的锁链拴在两崖之间,随着风左右晃动,若不是事先知道,还真看不出这里曾有座吊桥。

  白庭君探头去看崖底,只一眼便觉目眩良久心如擂鼓,对在一旁毫不在意的风天逸担忧道:“这锁链太过危险,山风又大,你准备怎么过去?”

  “走过去。”风天逸说,他也知这次并非儿戏,颇为认真地将下摆...

 
1 / 3

© 景时三刻 | Powered by LOFTER